西昌山火不排除人为因素 起火前一天半数村民去上坟


“原油价格战”叠加疫情需求减弱因素,已经使得国际油价今年下跌了约2/3。路透社称,美国原油产量在2018年超过沙特,已经成为世界第一产油国,并在原油市场上成为沙特、俄罗斯以及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等产油国的竞争对手。在沙特今年3月率先宣布大幅增加原油产量,同时为亚洲和欧美客户提供罕见油价折扣,重挫油价、冲击美国页岩油产业后,特朗普表示要斡旋沙特俄罗斯减产以制止油价继续下滑,而沙特和俄罗斯希望美国也一同减产。但特朗普周五与美国各大石油企业代表会谈后,并未提出减产的计划。

数据显示,其中巴伐利亚州、巴登-符腾堡州及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确诊人数超过2万。

路透社称,特朗普周六当天表示,沙特已告诉他,它已与俄罗斯达成协议,共同将石油产量每天减少1000万桶或更多。但截至目前,两国均未确认该计划。另据OPEC消息人士4日透露,原定于4月6日举行的OPEC+视频会议可能将推迟至4月9日,以便沙特和俄罗斯有更多时间进行谈判。该消息人士表示,两国目前尚未达成任何减产协议草案。美国在一周之前成为全球新冠肺炎确诊患者最多的国家,目前也是唯一一个确诊超过20万的国家,最新数据则已超过24万。而如此大规模的疫情蔓延只用了74天时间。

“今天,我们发现处于相反的情况:联邦政府做得太少。”作者们在文中指出,或许是由于联邦政府官员对这一威胁的严重性在早期发表了误导性的声明,公众意见也一直在权衡利弊,不愿采取会给家庭和企业带来困难的措施。股市暴跌带来了进一步的压力,要求投资者保持冷静,避免对企业造成不利影响。

当地时间4月2日,美国斯坦福大学法学院、斯坦福大学医学院教授Michelle M. Mello和密歇根大学安娜堡分校公共卫生学院卫生管理与政策系副教授Rebecca L. Haffajee联合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上在线发表观点文章“Thinking Globally, Acting Locally — The U.S. Response to Covid-19”。她们在文中明确表示:新冠肺炎COVID-19已暴露了美国联邦政府公共卫生治理体系的主要弱点。

但对原油进口加征关税会不会产生效果,还很难说。美国石油协会、美国燃料与石化制造商协会本周告诉特朗普,一些美国工厂依赖国外原油,对石油进口的关税将危及国内炼油业务。美国能源信息署(EIA)的数据显示,2019年美国每天从俄罗斯和沙特阿拉伯进口的石油合计超过100万桶。

那么,美国政府还能做些什么来促进统一的应对措施?作者们认为,“很明显,美国需要做的不仅仅是发布白宫和疾控中心的指导方针,因为自愿遵守是行不通的。联邦政府接管所有公共卫生命令将与美国的联邦体制不协调,但还有其他选择。”

作者们在文章中也再次强调,联邦政府和美国CDC应该更有作为。包括政府放弃一些医疗监管要求以促进获得及时批准,让实验室开发的检测试剂盒更容易被投入使用,进一步允许私营企业生产所需物资等。最后,CDC可以对已知接触或出现COVID-19症状的人实施跨州旅行限制。

作者们提到,长期以来,人们对这一紧急法律框架的主要担忧是,它给予官员们太多的自由裁量权,而对糟糕的决策却很少进行审查。通常,人们担心的是,官员们为响应公众要求会采取不适当的强制措施。例如,在2014年埃博拉病毒暴发期间,新泽西州州长下令一名从塞拉利昂返回的护士接受隔离,尽管她的病例并不符合美国疾控中心(CDC)的指导方针。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在美国、俄罗斯和沙特油价“三国杀”导致国际油价大幅暴跌后,美国总统特朗普最新表态称,如果有必要,他将使用关税来保护国内石油产业。